A R P | 内网办公平台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English| 中国科学院
include
搜索头尾
概况
机构设置
新闻动态
办事指南
科研成果
研究队伍
国际交流
院地合作
研究生教育
创新文化
党群园地
学会
其它
原网站栏目
更新内容
科普
人才招聘
科学传播
研究所年报
科普2
学术出版物
信息公开
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
媒体报道
建所60周年
飘窗内容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创新院
全文检索
2020改版分界线
概况
创新院
三亚院
机构设置
研究队伍
学术出版物
党建
信息公开
新闻动态
媒体报道
人才招聘
平台链接
专题栏目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首页轮播
全文检索
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深入开展党史学习教育
党建
党员主题教育基地
邮箱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科普
警惕外来生物杀手

众所周知,一个地方拥有的生物种类,包括了本地种和外来种,本地种(indigenousspecies)是某一地区原先就有,而非从其它地区迁入或者引入的物种。由于长期栖息在一个地区,形成了对这个地区的气候、土壤、水质等环境条件相适应的特性曰外来物种(exiernal species),通常是指本地原先没的,由各种途径引进来的生物种类,外来生物进入本地,在本地生存、生长、繁殖,而对本地的相关生物或者环境造成一定的危害,称为野生物入侵冶。外来物种引入本地之后,其结果各有不同,有的因为不能适应本地的环境条件,最终不能生存而被淘汰曰有的适应能力强,在本地获得空前的繁荣有的甚至危害了本地的某些生物,挤占本地生物的生存空间,野鹊占鸠巢,或者侵食本地生物,引狼入室,导致本地生物数量减少甚至灭绝,近日电视台播放了福建泰宁大金湖的一条消息,长江流域的鳡鱼侵入大金湖,导致大金湖放养的淡水鱼和鱼苗大量被蚕食,使养殖者遭受严重损失。 

外来物种引进,其结果往往出乎人们的预料,有的一些物种外表漂亮,有的形状独特,有的容易饲养,存活率高,往往被花鸟市场和某些商人看好,成为宠物。由于经济利益的趋使,他们大肆宣传,广告造势。我们的一些电台、电视台、报刊、杂志等媒体也不加选择地鼓噪,什么饲养如何致富,比如宣传养殖巴西龟、下口鮕、福寿螺、噬人鲳、小龙虾、水葫芦、大米草、沙筛贝等等。有的人就跟风求时髦,盲目饲养,造成的后果是十分严重的。 

巴西龟全名叫野巴西红耳龟,原产墨西哥西部和南美巴西南部,适应性强、生长快速、繁殖力旺盛,一旦引入本地,就会快速生长,大量掠食本地其它生物,使本地的其它生物遭到毁灭性破坏。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已经将它列入世界最危险的100个入侵物种之一。可是,我们国内却宣传饲养巴西龟可以致富曰下口鮕俗称野清道夫冶,它能噬食各种水藻和多种底栖动植物,但是,却被宣传为受欢迎的观赏鱼。福寿螺是从台湾引进的,它的确生长很快,繁殖力很强,而且名字具有吉祥的含义,颇受养殖者和消费者的欢迎。所以南方许多省市引进并养殖福寿螺,仅广东一个省就有250万亩。但是,福寿螺是广州管圆线虫和卷棘口吸虫的中间宿主,极易传染疾病,北京2006年5月20日-8月8日,由于吃食了凉拌福寿螺(菜名野香香嘴螺肉),导致全市160人患广州管圆线虫病。目前已经臭名昭著了。水葫芦、大米草(包括互花米草)、猫爪藤是大家已经很熟悉的危害很大的外来入侵植物,引进后疯长,水葫芦严重污染了江河、湖泊、池塘、水库等水域。大米草的大量繁殖,侵占了沿海大片滩涂,福建从闽东到闽南沿海各个港湾都有大米草的生长,目前已经有大约10万公顷的滩涂被侵占。在大米草生长的滩涂,底质发黑发臭,其它生物很难生存,生物多样性显著下降,而且由于大米草的旺盛生长,阻碍了水流畅通,滩涂不断淤积、抬高。目前尚无什么好办法能够清除它。猫爪藤已经使鼓浪屿和厦门岛内的一些林木受到严重毁坏。噬人鲳能够大量吞食其它鱼类,甚至噬食落入水中的活人身上的肉,严重破坏渔业,可是却作为观赏鱼被引进。 

外来物种的引进,有的是有意的,有的是无意的,它们从航空、陆路、水路和压舱水进入,有的是随进口货物和包装材料引入,有的是随旅客无意带进来的,有的是进行野外放生。其中许多人由于缺乏科学知识,不仅不能辨别这些外来物种的潜在危害性,甚至无意间纵容了它们的肆虐,导致外来入侵物种随处可见,严重影响了本地物种,危害本地的生态环境和生态系统的平衡,造成了恶果。代价是沉重的,教训也是沉痛的。 

外来物种的引进是一件十分复杂的事情。首先,要了解所要引进的物种的生活史、生理生态习性、生长特点、繁殖规律、病害敌害等,即做到知彼。了解本地的环境条件、生物种群之间的关系、环境承载能力等,是否能够满足引进物种的生活、生长、繁殖的条件,即做到知己,然后决定引进物种的数量、规格,是引进种苗,还是引进亲体,决定引进的时间季节曰同时必须经过严格的检疫。此外还有预测引进之后的结果,可能会造成的影响等等。有的物种在引进的过程中,还必须经过驯化,不是一下子就移入本地。没有这些科学的检测和研究,盲目引进,造成的后果往往难以估量。今天我们不能再这样盲目开展物种的引进工作了,一定要有序、科学地进行,要有严格的法规,依法执行,海关、口岸、检疫等部门也要严格把关。 








 
Copyright 1996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 版权所有
主办: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办公室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新港西路164号 邮编:510301
Email:webmaster@scsio.ac.cn 电话:020-84452227(所办)传真:020-84451672
备案序号:粤ICP备050079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