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极端IOD正事件发生机制获揭示

  近日,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热带海洋环境国家重点实验室(LTO)研究员杜岩就2019年极端IOD事件提出了一种解释机制,研究成果发表在Geophysical Research Letters上,合作者包括来自日本和澳大利亚的科学家。 

  2019年发生的极端IOD正事件(以下简称“2019 IOD”)造成澳洲大陆出现了历史罕见的森林大火,东非地区发生了洪涝灾害,甚至影响到了2020年东亚地区的气候状况,给全世界带来了无法估量的社会经济损失和环境伤害。 

  该研究指出,2019 IOD的形成原因可能有很多种,但是其中最重要的诱因应是北半球春季(3-5月)西热带印度洋海表温度(SST)增暖所引起的一系列海气耦合反馈,为2019 IOD提供了充足的发展时间。研究发现,2018年秋冬季形成的南热带印度洋的下沉式罗斯贝波在2019年春季引起了西南热带印度洋温跃层加深以及SST增暖(图1a);后者加强了该区域的大气深对流,并通过WES正反馈机制诱导赤道区域出现持续的东风异常(3-5月);到了夏季(7-9月),在赤道Bjerknes正反馈机制下,2019 IOD快速发展,并在秋季(9-11月,图1b)发展为极端IOD事件。该研究厘清了南热带印度洋罗斯贝波触发的两种海气响应过程,揭示了2019极端IOD事件的触发和形成机制,有利于理解IOD的多样性并改善对IOD的预报能力。 

  该研究由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中国科学院项目等共同资助。    

  相关论文链接:http://dx.doi.org/10.1029/2020GL090079 

  1 2019年极端IOD正事件发展过程。(a)2019年春季,即3-5月(MAM),(b)秋季,9-11月(SON)。图中填色表示温度异常,黑色箭头表示风场异常。 


附件下载: